七濑牌草莓味布丁

低浮上

《告白》leo司

雷欧斯维汀7号是贯横夏季夜空的一颗彗星,许多科学家都期待着今年夏天,因为这是一世纪才会来降临给地球的一次视觉感观爆炸

盛夏八月,是应该放假在家避暑的月份
了,可是在这种弓道场里却依旧有学生在这里活动。

明明已经炎热到要将眼前的事物扭曲,但是眼前的这位橙发少年却依旧不为所动,像捕猎的狮子,静静的等着。

这只狮子依旧在为捕猎做准备,远方的靶子好像就是一只正在吃草的小鹿。

狮子的眼神依旧锐利,接着不紧不慢的从箭筒里抽出一只箭,搭在弓上,只是迟疑了一会儿,狮子跟离弦之箭一样,飞速的冲了过去

正中靶心

朱樱司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在鼓掌了

“真不愧是leader呢,技术那还是那么的好”

并且现在才想起来刚刚自己正像偷窥一样的依着门框,还没有来得及纠正姿势就已经被发现了。

レオ只是像小动物一样歪了歪头,朝着朱樱司走过来。

“哦哦哦哦哦哦这不是新人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只是还没有反驳レオ这种懒散的话语,抬头就看到了就在几步距离的レオ,午后的阳光顺着他的身子照射下来,本来是橙色的头发被阳光透过变得金黄金黄的,在微风里摇曳着。

无论多少次,他总是会被这个带着艺术家气质的队长所吸引。或许leader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艺术品?

只是朱樱司刚刚还这样失神的想着,下一秒本来就在眼面前的leo贴的更近了,这位金色队长的脖颈还有锁骨都被朱樱司一览无余,呼吸都明显的扑打到鼻头上。朱樱司这才回过神来。

“leader!!!!!太近了”

原本是想推开眼前的人,但是朱樱司自己却失去重心,身体无意识的自卫保护让朱樱司紧闭双眼,然后留下的只有臀部上的短暂痛觉。

leo摸了摸头,往后退了几步,把司拉了起来。

“本来还以为suo会像平常一样说,我名字叫朱樱司,不是新人!然后一大堆的说教,怎么了?今天的suo的思维是被宇宙人带走了吗?”

接着马上就被朱樱司反驳回来

“不是!我是有事邀请leader!”

レオ颇有兴趣的眨了眨眼睛,表现出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什么什么,让我妄想一下!是去senahouse?还是周末去商店街吃高级甜点?或者是像小情侣一样去游乐园约会?”

朱樱司稍微有些害羞用一只手遮住了脸,加快了语速

“我只需要确认您明天晚上是否有空档的时间,因为我说出来了估计您也不会想去了”

レオ用手摸了摸下巴,好像认真了起来

“我想想,我觉得应该会有时间,只要inspiration不会突然冒出来?”

“那我就当做leader您答应了我的请求了,我就先行一步了”

朱樱司走出弓道场外等待明晚的到来。

三十个小时过的很快,夜幕降临的也很快,仿佛只是一瞬

朱樱司用手机联系了レオ,接完电话后,レオ才慢吞吞的开始整理自己,等到他摇摇晃晃的身影的时候已经是一小时后了。

纯黑色的高级轿车实在是引人注目,他让レオ上了车就马上开走了,车子转往附近的山上开,私家车开的很快,马上就要到山顶了。

朱樱司自己纠结了好几个月的事情,终于要对他表达出来,就算朱樱司心理素质再好,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心还是不停的砰砰跳。

在朱樱司找到了好位置之后,朱樱司对レオ说明今晚邀请他干什么。是一世纪只有一次的彗星,朱樱司觉得他的leader平常就在说一些宇宙相关的事情,所以一定会感兴趣,才邀请他开看这次的彗星

“哦哦哦哦,suo你还有点懂我哦,本来今天也是想去看彗星的,能找到人这么少,观看位置还这么好的地方,真是辛苦你了suo!”

只是レオ不知道这是朱樱司费了不少精力他专门为了他而将整个山顶包下。

彗星出现预报的是夜里一点,朱樱司看了看手表,马上就要开始了。

在几分钟的短暂等待之后,天空开始出现一点亮光,光芒越来越大,贯横了整个天际,不愧是雷欧斯维汀7号,虽然早就听过各种天文学家的描述,但是还是比不上亲眼所见来的冲击更加直接。

朱樱司有些紧张的用手顺了顺额头中间被夜风吹乱的刘海,开始表达自己来到这里主要的目的

“leader………………你知道吗,这个慧星,我们这一生只能看到一次,所以…………这一段时间是特殊的”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总是惹我生气,明明比我年长,却总是喜欢撒娇,虽然这些总是让我头疼,但是他每次需要他绽放出光芒的时候,他总是像月亮一样,稳定而又安静的照耀着大地。”

接着朱樱司深吸了一口气

“我!朱樱司!喜欢的人叫,月永レオ!!!!就算您到了宇宙的边际!!!我也会坐着宇宙飞船到边际找您!!!想一直陪伴在您的身侧!!!您是我!!!就算宇宙洪荒!!!也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爱着的人!!!”

只是朱樱司完全没想到,他身旁的人发出了比他还大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不是学校,反而让着声音更加的无拘无束

“inspiration!!!!!!!!!!!!!!!!!!!”

然后朱樱司马上就反应过来自己的那番告白被完全无视,进入思考期间的レオ是他绝对没有办法打扰的。

但是他实际上考虑到了这种发展,为了防止レオ就快要在它的衣服上谱曲的情况,朱樱司像变魔术一般把五线谱从兜里拿出来,被レオ一把拿走后就只能看到他心满意足创作的背影。

虽然知道可能是标准结局,但是朱樱司还是那么的有一些失落的,然后他自己也才意识到他刚刚说出了些什么羞耻的告白语,不禁开始自我反省起来。

只是这一句他没有想到

“suo,谢谢suo带我来这个地方来,我也最喜欢suo了哦!”

“!”

end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