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濑牌草莓味布丁

低浮上

鬼九:

也许有人会误会污老师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被她骂的那么惨。我想我作为相关人员还是站出来解释一下好了。其实是因为有人问她“叹歌曾经骂的校对是谁”,而她差点说漏嘴,仅此而已。这件事情真的值得对喜欢的人说这么恶毒的话吗?
为什么叹歌这么激动,是因为她怕她的人设就此崩塌,所以才人身攻击污。
至于校对之事我转出来了一篇我子博在事发当时写的日记,里面应该都写明了。我以前真的很喜欢她,她是我的太阳我的光,也曾经为她冲锋陷阵,怒怼所有在我看来“伤害”她的人,可我后来发现,这太阳是假的。我心疼我给她一腔热血写的长信,当然也心疼用小号给她打赏的88块钱(笑)。
别说你已经和我道歉了,您给我道歉的时候正好刚和污老师掰了吧。您在5月24日私信我的道歉我看了,确实看起来语气诚恳,可你明明在道歉里说想了好久发现是您自己的错,可您在道歉的前一天晚上还和别人diss我十几分钟。拜您所赐我在这一个月里生不如死,整个人被负能所笼罩,写不出来任何积极向上的片段。
我有错,我肯定是有错的,我直至现在也十分后悔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如果当时我态度坚决一点,多说几遍:“不行,我一定要把错误标出来,让您自己改”,而不是同意您说的“别给我看啦,你自己改,我看多了脑袋疼,没关系标点错别字你自己改!”。但是真的会有人相信我给您两天看十一万字校对就是为了给您添乱吗,您diss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有这两天时间给您“瞎改标点”,我为什么不改我自己的本子呢,大家都是有本子要赶cp22的人,我为什么不去写我的综述做的ppt呢,我为什么在坐公交的时候不刷微博看看书而是改wps呢,我也有点想不通呀。
作为免费劳力,咽下这些从始至终想要的或许不过是您的一句称赞,一份能比“粉丝”的身份更近那么一点点的距离而已,得知你diss的人是我的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可笑,非常可笑。我以为您没删我是因为还拿我当朋友,没想到您是想在空间看我笑话diss我。
也许在有的人看起来这是私事,但是作为一个狂热粉转黑的人,我只是不希望有人步我的后尘罢了,公道自在人心,很多事情,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经历了这么多知道了这么多,如今我要再去相信她的任何道歉,也很难了,还希望你们能理解。
在这里向污老师道歉,我之前拉黑了你。给mm道歉,我之前对你很冷淡,给所有被我带过有色眼镜的人道歉,我不该如此对待你们。给《勇者》道歉,我的校对让你的质量下降了。所有安慰过我的朋友们致谢也致歉,很抱歉给你们带来的负能,你们都是我的珍宝,我无以为报。
文中除了必要人物其他名字都已隐去,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希望大家高抬贵手,有什么事冲我来。

意思逆走:

我真的很丧,一年一度的非常丧。

我觉得没人能想象我这几天怎么过来的,前天晚上我倒在床上开始哭,小桌板和电脑就放在床上,哭累了就看一会漫画,和别人聊两句热泪又掉了下来,床上没有餐巾纸我就用手抹掉,或者直接押金被子里,胸腔连着喉咙抖了两下就立刻感到窒息般的疲惫。室友把灯关了,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我就像一颗蚕蛹被不安紧紧包裹着。我打开pp的聊天对话框三次不敢和他说话,我太丧了,我舍不得让她丧。

昨天中午起床去找bq,坐在校车上眼泪又掉下来了,手抹了抹发现根本不够用,丛书包底下翻出了一包纸巾,只剩下两张了,也不知道是那个年月塞进去的,抽出来的时候白色的纸削粘在书包上。我连忙抖开把眼睛塞进去,然后努力压抑住声音,深呼吸一口又抬起头来,发现完全抑制不住,又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直到旁边的姑娘提前下车我还在哭,后来硬憋回去了,不能再哭了我要见她了。

下午躺在bq的床上玩手机,我最爱的人就在下面安静的画画,上面白炽灯亮着。其实幽游白书我早就看过前半部分了,高中的时候买过一本厚厚的盗版漫画,一直讲到幽助去参加什么大师的试炼,藏马也早就出现过了。我就想行尸走肉一样看了一会,想了想和11嘻嘻哈哈的聊了两句,没忍住又去敲上了pp的对话框,我不知道怎么和她说这件事,故作轻松的扯点别的,还是没忍住说我已经把lof卸载了,我玩不动了。我没敢告诉她实情,也不知道怎么说,但是我好像把我所有的不甘痛苦悲伤懊悔全都暂时缓解掉了。pp说你的丧透过屏幕都传到我这边来了,我真是太失态了,明明我这么喜欢她却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她叫我大哭一场好好缓解一下,我哭了了何止一场,只要一没有人陪我我就忍不住掉进去,眼泪就像这世间所有不值钱的物件一样往外掉。在床上呆了一会我就下去去找bq了,想着在她身边呆一会多少也能缓解一些,没做多久她就去洗澡了,等她出来的时候她室友在和她聊天,我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蹲在椅子上,脸埋进小腿和手臂圈出来的空隙里,眼泪顺着小腿漏了下去,冰凉一片。

十点的时候我就做校车回来了,人不多,我身边也没人,靠着窗子听到了一首歌,又热闹又荒凉,我还是再哭,完全忍不住的哭,胸腔前后像是被胶水黏住了一般痛苦。到了寝室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ss问我说了吗,我说还没 ,等她回到家再说。

我依旧没想好怎么措辞,我只能去找11问她怎么办,其实我也知道她没什么办法,毕竟她不是我,但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怎么说,一张口我就想把我一肚子委屈都倒出来,质问她你是不是爽死了,是不是觉得骂出来特过瘾,我也告诉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我其实不太需要11给我意见,我只是想和她说点什么,她非常理智同时又不缺乏必要的温柔,这也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她转移我的注意力,就算她和我吵起来我也没什么,只是担心她会就此离我而去。

我还是不行,当晚也没说出来,十点拖到十一点,十一点拖到十二点,十二点之后我就睡了,哭一天真的太累了。

你们难以想象我以前有多喜欢她。

十一月份的一个周五晚上,我头昏脑胀的走在街上,家教刚结束我头疼得不行,然而回去也不能直接睡觉,还要去广播台里露个脸,明早还要早起。早起足以压垮任何时候的我的神经。

我习惯性的打开lof,发现勇者更新了。

我从地铁站里走出来,迎着人流向学校赶,走到一半忽然蹲下来开始哭,我看到爆豪胜己当着绿谷出久的面烧了他的手稿,张开双翼亲自把他的勇者从熊熊业火里捞了出来,我反复看着这一段,到了台里还在看,躺在床上还在看,文思泉涌摸了个段子总觉得没有原文写得好。我当时觉得这个女人可真厉害,她与生俱来的天赋太耀眼了。这章一下子被我捧上了神坛,我爱它胜过任何一篇看到的胜出文。

这不是我第一次和她见面,却是我第一次爱上她。

后来她来找我说要给我寄小料本,我求之不得,手忙脚乱的准备回礼,那时候我还在考试周,忙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我给她手写信,随便写写就到了一千七,抄下来整整有五张纸,我想和她见面,想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我是最喜欢你的粉丝,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做。ym和我开玩笑说,我这么多置顶就剩你最后一颗直苗了,你可千万不能为太太折腰,我说我可去你妈的你见过哪个弯的天天吵着要嫁给爆豪胜己。

后来她来主动找我扩列了。

在我的眼里扩列等于朋友,我从来没什么兴趣去养个太太玩,更没有兴趣去找一群小粉丝给我捧臭脚。我在想兴许是我的哪方面打动了她?就像打动了ss打动了sch打动了tt一样,让他们愿意主动来找我,或者我主动去找他们,你来我往最后获得不浅的羁绊。但好像也没有吧,我就是她所有粉丝平平无奇的一位,她一视同仁。

我不能容忍任何人欺辱我的喜欢的人。

还好污保护了她,这也让我清楚他们两个密不可分,其实也没什么,本来也没我的位置,我所有的感情都是单方面的,我一如既往的喜欢她,一如既往地做她的粉丝,一如既往地祝愿她顺风顺水。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接下校对的原因。

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她,所以我敢顶着作业和课程甚至窗本的压力给她做校对。我的校对一天三万字是极限了,两天之内我前十二章加上十七十八章看了三遍,十三到十六章看了两遍,十九到三十六章看了一遍,十一万字是什么概念,是我在全天都有课晚上还要去家教的情况下在公交车上都在看,是我的室友写完作业都睡了我拉上窗帘还在看,是我放弃和小朋友的阅读时间一直在看。我改了不下两千处错误。我说老师,我不确定,要不我标出来您来改吧,她说没事你就改吧,我连病句都看不出来,反正也是你标出来我无脑改。她说你这速度不行啊污老师一晚上就看完装a了,你还得再快点,她说你没看出来歧义句啊污老师看出来好多。我想那你就让她来弄吧,我就负责基础的东西吧,我真的很害怕把这本搞砸。

她说算了,不麻烦你了,我找别人吧。

后来我知道她的新校对是谁,她的能力我完全相信,但我还是叮嘱她一定要认真,我几乎都要求她了,没有粉丝比我更喜欢这部作品了。

当时我就隐隐觉得我们的联系断了,她疯狂的感谢帮她校对了两万字的新教对却对我只言片语都没有,我很不安,我看见她在lof骂一个校对骂的很凶,说没能力就不要接,耽误事情,几百字洋洋洒洒,我没有任何喜悦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是麻木,因为我隐隐觉得他说的就是我。

后来知道真相的朋友在得知我没忍住去询问她的时候还是告诉了我。

是我,她说的就是我,就是我这个没用的粉丝,耽误进度的粉丝,影响下印的粉丝,导致窗本的粉丝,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揽,我不该同意,我不该瞎改,我一无是处,我最好去死。

我哭着去找她,希望能得到她的原谅,她原谅我了,说都过去了,她还叫我去看勇者更新,说今晚大结局了。多么残忍啊,高高在上的原谅我了,我扯着她的裤脚从来没有这么卑微过,我要去看我差点毁掉的作品的大结局了,我要去卖我最喜欢的作品了,我要面对所有场贩的人说“知道吗前三十六章差点被我毁掉哦”。

我也知道我们的关系连原来的一点点都没了,只剩下她胸中无法发泄却又压抑或者根本不在乎的情绪,我又归到了尘土。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我干了什么,一定要被这样唾弃,要被这样欺凌,要这样卑微的被人蔑视,我的爱都是单向的,但是我想爱的是一个会回应我的温暖的人,而不是一块开裂都不会的石头,我没法把我的委屈说出来,错都是我的,我改了标点我错了,我校对我错了,我应该收到这样的惩罚,被喜欢的人用尖锐的高跟鞋按进土里,冷笑着施舍我一点尊严,像虚伪的政客一样堆满假笑的将我扶起,然后面对着镜头告诉全世界我原谅她了。

那我以前的爱算什么。

你叫我怎么原谅她,我的心得是有多大才能继续在这个圈子里呆着,看着她和别人嬉笑怒骂,我恨不得一巴掌抽上去把我这么长时间的感情全都甩在她脸上。

可我又有苦没处说。

我如此喜欢这个地方,喜欢我的小男孩,我都舍不得让他们在我的世界里遭受痛苦,我祈求着让他们的前程光辉似锦不要像我一样。我一秒钟都呆不下去,但这里有我无数的回忆,我甚至都不舍得销号。

我愿她上天堂,也祝她下地狱。

让我消失吧,让我就这样归于尘土吧。

 

评论

热度(176)

  1. 七濑牌草莓味布丁鬼九 转载了此图片